你的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公司新聞

中國自動化儀表國寶級前輩王良楣

2019-5-20 13:33:11      點擊:

王良楣先生是我國儀器儀表事業主要奠基人之一,是我國自動化儀表行業的首席專家,是我們上海工業自動化儀表研究所的主要創建人,深受我國自動化儀表行業和上海工業自動化儀表研究所同仁們的尊敬和愛戴。在文革之前我國儀表界把長春光機所王大珩先生、上海儀表所王良楣先生和天津大學王守融先生尊稱為儀表三王,足見他在我國儀表學術和技術界的地位。一直以來,老同仁們都親切地稱呼他王所長。今天,作為當年曾受過他親自教誨的一代青年,我們也已步入花甲之年,我們愿留下本文,緬懷尊敬的王所長,給后輩們留下為中國儀器儀表事業奮斗的學習楷模。

壯志酬國

王先生1914年9月出生于河北省保定市。15歲初中畢業后離家去北平就讀高中。當時的華北大地,備受外國欺侮,他目睹了帝國主義列強對中國的野蠻侵略和舊社會的腐朽沒落,憂國之情、救國之志使他熱血沸騰,萌發了尋找報國之路。高中畢業后,他以優異的成績考取了清華大學電機系。在節衣縮食借錢讀書的艱苦環境中,他懂得了許多人生道理。1936年 以優異成績畢業于清華大學電機系。在畢業歡送會上,他作了題為《大學生要站在國家振興的前線》的演講,感動了幾百名即將走入社會的同學們。畢業后,時值日寇大肆侵華之際,他被安排去上海工作。在上海淪陷之際,隨工作單位內遷重慶,先后在上川實業公司電工廠和復東電機廠工作,并在中央工業專科學校兼職執教。后到民國政府經濟部中央工業試驗所任工務科長。

1945年春天,王先生參加重慶國民政府的出國留學選拔考試。據王先生大學的老同學楊龍生先生回憶,他僅僅憑著一本英文的電工手冊復習,在強手如云的考試中脫穎而出,以全優的成績獲得去美國學習的機會。特別令人敬佩的是,他一反中國留學生進入大學攻讀學位的常規,在美國期間,先后在美國福克斯波羅(Foxboro)、 霍尼韋爾(Honeywell)、泰勒(Taylor)、 里諾(LdN)、貝克曼(Beckman) 等著名儀表公司實習考察。他潛心鉆研,勤奮學習美國先進的設計、制造技術,力求深入地掌握和積累實用專業知識。還想方設法進入不對華人開放的工廠,多方搜集資料,直到1947年底實習結束時,他已滿滿收集了8箱技術資料和手抄筆記,以備回國所用。他刻苦學習的精神深深感動了許多美國同事,美國家儀表公司要他留下,給他晉級與優厚待遇,他婉言謝絕了。據王先生本人后來回憶,當年正值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他在霍尼韋爾公司就親見蘇聯的工程師在測繪電子式長圖記錄儀,這正是建國初期在我國享有盛名的эⅡⅡ-09多點長圖記錄儀的鼻祖。

他懷著滿腔愛國熱忱和發展中國儀表工業的壯志回到了祖國。當他載著豐收的喜悅踏上祖國大地時,等待他的卻是另一番情景,當時國民政府的腐敗很快使他的期望成為泡影。他雖被任命為從重慶遷到上海的經濟部中央工業試驗所電工試驗室主任,但試驗室卻在一座破舊倉庫里,試驗室只有幾臺“庚子賠款”的儀器。他領導10多名技術人員與技工,只能從事一些電工儀器的檢驗和修理,與回國時的愿望相去甚遠。

新中國成立前夕,他任中華民國經濟部中央工業試驗所上海第三試驗館高壓電力試驗室主任。當時中國人民解放戰爭取得了決定性勝利,使他看到了新中國誕生的曙光。他拒絕了當局送給他到臺灣的飛機票,帶頭響應地下黨組織的號召,率領職工積極參加護所,迎接解放。

新中國成立后,1950年下半年, 他被軍管會任命為中央工業試驗所第三試驗館館長。當時第三試驗館有工業儀器、機電試驗兩個大組和一個車間,其中工業儀器組由他負責,開始正式進入儀器儀表領域。1954年上半年。成立了輕工業部上海科學研究所儀器儀表研究室,王良楣任主任。1956年10月16日,成立了第一機械工業部上海儀器儀表科學研究所,王良楣任副所長兼總工程師,這是我國儀器儀表行業第一個國家級研究所。發展中國的儀表科學技術事業,正是王先生夢寐以求的愿望,強烈的責任感和對新中國的熱望,驅使他毫不猶豫地承擔了這個任務,真正開始有了他報國的“用武之地”,帶領一大批技術人員和工人開創新中國的儀器儀表工業。

貢獻豐偉

新中國成立后,黨和政府給予了他充分的信任,為他創造了施展才智的良好平臺,他也不負國望, 為我國的儀器儀表事業奮斗一生, 做出了開創性的豐功偉績。

他最大的貢獻是創議并參與組建了我國第一個儀器儀表研究基地——上海儀器儀表科學研究所(即后來的上海工業自動化儀表研究所)。1956年, 受第一機械工業部(簡稱一機部)指派,他參加制訂國家第二個五年計劃的儀器儀表發展規劃工作。為了加速我國儀器儀表工業的發展,他極力向國務院創議建立我國的儀器儀表研究基地,得到了國家有關部門的大力支持。接著他又與上海市有關工業部門起草擬了上海市儀器儀表工業發展規劃(其中包括上海儀器儀表科學研究所的設計任務書)。1956年9月,一機部委派四局陸朱明處長率部分干部到上海,與王良楣一起主持籌建上海儀器儀表科學研究所工作。1956年10月16日,國務院批準以原輕工業部上海科學研究所的儀器儀表研究室為基礎,組建成立第一機械工業部上海儀器儀表科學研究所。同時在上海徐家匯漕河涇(即現在的漕寶路103號)選一塊荒地建設新所。這是我國儀表行業第一個國家級研究所,是我國儀器儀表和自動化技術發展史上的一個開創性里程碑。一機部四局陸朱明處長任所長,王良楣任副所長兼總工程師。從此我國的的儀器儀表工業發展進入了“快車道”。

強烈的責任感和對新中國的熱望,促使他發揮艱苦創業的精神,他把研制儀表的工作看成自己生命的重要部分。他起早摸黑、夜以繼日地和同事及助手們一起解決技術難題。在短短兩年內帶領科技人員研制成功我國儀表工業歷史上第一臺光學溫度計,接著又研制出溫濕度自動控制儀。由于成績突出,他被評為1954年上海市勞動模范。第一機械工業部上海儀器儀表科學研究所成立之后,對他而言真是“鳥槍換炮”,正可大展宏圖。他主持和組織全所科技人員,先后研制開發了許多我國第一代的工業檢測儀表、 自動平衡顯示儀表、氣動單元組合調節儀表、電動單元組合調節儀表、數字式巡回檢測裝置及調節潤等系列產品。又在機械部儀表局的領導和部署下,安排投入批量生產,為新中國的社會主義工業建設提供了急需的自動化儀表。在當時的國際環境下,依靠艱苦奮斗、自力更生的精神,為中國儀器儀表工業寫下了光輝的篇章。

在中國儀器儀表工業的創建和發展過程中,他以專家身份參與了我國12年科學技術發展遠景規劃,多次參加國家科委自動化組主持的長遠規劃編制和我國儀器儀表工業發展規劃的制訂。1958年,在國家科委儀器組組織領導下的工業儀表標準化工作會議上,他與前輩專家朱良漪(1986~1993年期間曾是上海工業自動化儀表研究所所長顧問)率先提出了工業儀表貫徹標準化、通用化、系列化和單元組合化的重要建議(即5406課題),要求積極組織工業儀表產品系列化設計和開發單元組合式儀表。王先生在上海工業自動化儀表研究所部署各專業研究室科技人員,在做好技術準備的前提下,組織有關專業儀表制造廠參加,開展制訂自動化儀表系列產品及主要部件的統一命名、編號和設計規范等工作,得到了儀表行業和用戶的積極支持和配合。在機械部儀表局的領導下,他先后選擇了水表、玻璃轉子流量計、浮子式差壓計、電磁流量計、氣動執行機構與調節閥、自動平衡式顯示儀表、動圈指示調節儀表、數字式顯示儀表,以及氣動單元組合儀表(QDZ系列)、電動單元組合儀表(DDZ系列)等10類儀表進行全國統一設計。這一多快好省的辦法,促使我國自動化儀表行業面貌發生了迅速改觀,大大促進了行業技術進步。當年范建文曾受王先生指派組織了全國電磁流量計統一設計組, 至今仍有相關企業人土深深懷念那段歷史。

在中國儀器儀表工業發展戰略上,他經常教導我們:儀器儀表是工業的“大腦、五官和四肢”,要走在其他工業發展的前面;我們研究所要與制造廠、使用單位緊密結合,科研與生產相結合;要我們“立足本所,面向行業”,樹立行業一盤棋思想;……這些戰略思想,我們后輩始終貫徹在上海工業自動化儀表研究所的工作中,把握著正確的工作方向。

1962年,王先生在上海工業自動化儀表研究所成立技術經濟研究室,集中了部分技術骨干,對國內工業自動化和儀表的需求進行全面調查研究,按照主要大工業用戶(鋼、電、煤、化、油)為目標,深入用戶企業,分組調研。而后在掌握各個工業生產過程的典型裝置、控制系統及配套儀表需求的基礎上,進行儀表產品綜合分析,并在他的主持下整理編制了我國第一套工業自動化儀表產品的型譜系列及產品總體系,從整體上指導儀表制造廠“標準化、系列化、通用化”生產,改變了用戶多頭繁雜的儀表品種選擇,對我國自動化儀表的科學技術發展與新產品的開發起到了有序的推動作用。

王先生對國際上自動化和儀表的技術發展趨勢十分敏銳。早在1964年他就看出了數字化技術必然會影響儀表和自動化的發展,做了調研和預研究的安排。他指導彭瑜先后就數字式傳感器和直接數字控制(DDC)專門閱讀大量的國外文獻資料,寫出調研分析報告。以后又提出并開展了振弦式壓力傳感器、壓磁式稱重傳感器、光電編碼器等課題研究。他還安排當時在不同研究室的甘和貴、葉新山和彭瑜組成DDC研究小組進行規劃和探索。記得他對計算機的原理做了極為淺顯的比喻,說將計算機執行任務時就好像人要吸煙,在取出香煙后,必須逐個搜索存貯空間,找到火柴,才能實現點火。這對當時剛剛接觸數字計算機的我們都有很好的啟發。

1966年,他響應黨中央“好兵好槍支援三線建設”的號召,毅然放棄了在上海的優越工作條件和生活環境,帶領一批技術骨干創建了我國第二個國家級儀表科研基地——重慶工業自動化儀表研究所,并任所長兼總工程師。重慶所建成后,在一定的歷史時期內與上海所并駕齊驅,成了中國儀表工業的兩大支柱。也為在西南地區建立我國新的自動化儀表基地做出重大貢獻。

為保證我國儀表工業發展后繼有人,王先生十分重視培養年輕人,這方面的最重要決策之一是在1958年,為滿足當時上海儀器儀表科學研究所的發展需要,在他的倡議下,給國家有關部門寫報告,要求在上海高校招生中招收高中畢業生,委托有關學校與本所合作培養,畢業后全部到所工作。國家很快批復同意。于是在1958年的高考招生中選招了40名學生,組建了一個班,名稱為“ 工業儀表與自動裝置專修科”,簡稱“儀專”,委托上海機械學院培養。為了保證教育質量,他親自審定教學大綱,選派本所最好的研究人員來當老師,他自己還兩次親自來學校作報告,從什么是儀器儀表、在工業上起什么作用講起,談到我國的儀表如何落后、國外如何先進,我們儀表所要迅速發展,急需科技人員.....。他告知儀專班的學生,部局領導非常關心,所領導很重視,希望同學們努力學習,將來為儀表事業作貢獻。王所長的話對大家教育很大,毫不夸大地說,對這些同學以后一生的工作起了關鍵意義的作用。畢業后經過十幾年的努力,很多學生成長為上海工業自動化儀表研究所的各級領導和各專業領域的專家,成為行業決策、行業規劃和科技攻關的骨干。“儀專班”全體學生也兌現了他們“為儀專班爭氣”的諾言,為王所長和所領導的正確決策爭了氣,成為我國儀表事業的一代接班人。

王先生一生還參加過大量專業書籍的編著,主編過《自動化叢書》、《電機工程手冊——儀器儀表分冊》、《大百科全書機械卷》、《自動化儀表手冊》、《英日漢儀器儀表詞典》等,為儀表行業留下了許多寶貴的專業著作。

紅心向黨

新中國成立前,在中華民國經濟部中央工業試驗所工作期間,他經受了舊社會的苦楚和滄桑。新中國成立后,他看到了新中國的無限希望,親身感受到黨和政府對他的信任和關懷。在長期的社會主義建設中,他熱愛黨、服從黨的領導,忠誠黨的事業,努力完成好國家交給他的每一項工作。

即使在逆境中,他也始終相信黨,相信廣大干部群眾,堅信是非一定會澄清,表現出一位老知識分子對黨對人民的信任和忠誠。

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他毫無怨言,堅決擁護黨的路線、方針、政策,擁護改革開放。黨和政府仍委他以重任,擔任機電部儀表局總工程師,指導我國儀器儀表行業技術工作。他一如既往,把自己的全部身心和精力無私地奉獻給了我國的儀器儀表事業。1986年,王先生光榮地加入中國共產黨,實現了他30年的宿愿。

后輩楷模

王先生在家作為父親,為子女們做出了廉潔奉公、作風正派、嚴格要求的好榜樣。他在上海工業自動化儀表研究所工作期間,因家離所很遠,上下班有車接送, 開車的是曹德棵師傅。有一天兒子王存民上學要遲到了,曹師傅用車把他送到學校,后來這件事被王所長知道了,對兒子進行了嚴厲的教育,以后不準。在北京工作期間,王先生愛人70歲生日,要拍一張全家福照片,照相館路遠,家人想用他的車子,他堅決不同意,帶著家人乘公交車前往。 在北京他帶了四個博士究生,學生們要感謝他,都被他婉言謝絕了。他曾勉勵兒女們:一個人沒有點獻身精神,即使各方面條件都具備了,也很難有所造就,期望他們都能有出息。

王先生身為高級干部和高級專家,但他生活簡樸、嚴于律己。他一直住在北京德勝門外機械部自動化所家屬院的普通房子內。范建文出差北京去看望他時,家里裝飾非常簡陋,接待用的書房很小。生活上他從不向組織提任何高要求,也從不允許他的家人利用他的影響辦事,哪怕是需要解決的實際困難。他的表率作用,給了我們很大的影響和教育,終生難忘。

王先生從青年時代起就充滿正氣,向往新的中國。新中國成立后,他一直堅定不移地追隨中國共產黨,傾其全力為建設社會主義而奮斗。即使受到無端沖擊,他也一直相信群眾、相信黨,平反后顧全大局,從無怨言,表現了熱愛中國共產黨的政治堅定性,這是他最難能可貴、值得學習的。

王先生在從事儀器儀表技術工作時,非常注重實踐,常與同事們一起干活,一點沒有架子。從美國學習回來后,他與10多名技術人員與技工從事電表檢驗,修理電工儀器。當時研究一種儀表用游絲,他親自動手和大家一起研究拉絲工藝技術,結果搞成功了,很開心。自從1956年上海儀器儀表科學研究所成立后,他擔任了領導,管理全所技術業務工作,他以自身的精湛造諧和高尚素質,培養了研究所良好的科研作風、踏實苦干的鉆研精神,帶領全所科技人員為我國研發了第一代自動化儀表,為儀表工業打下了扎實的基礎。

簡短結語

以上我們記述的點點滴滴,只是我們所能收集到的史料和我們的一些親身的感受,掛一漏萬在所難免。 不過從中我們完全可以得出以下結論:王良楣先生終其一生為我國的儀表和自動化工業和技術的發展做出了開創性的貢獻,他是一位有理想、有抱負,以投身工業發展強國富民為己任的技術專家!他是一位從不計較個人得失,德高望重,值得我們后輩敬仰學習的楷模!讓我們永遠銘記他!

附:王良楣任職一覽

歷任一機部上海熱工儀表科學研究所副所長兼總工程師,一機部重慶工業自動化儀表研究所所長兼總工程師,一機部機械院機械工業自動化研究所副所長,國家儀器儀表工業總局總工程師及中國儀器儀表學會副理事長、中國自動化學會副理事長、中國計量測試學會副理事長等職,并先后當選為上海市人民代表大會第三屆、第四屆人民代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三屆、第五屆人民代表,國家科委發明評選委員會委員,全國政協第六屆、第七屆委員會委員。

拳皇98电子游戏 网上打麻将赚钱的 老公赚钱老婆花铃声 m4r 工科教授最赚钱 建行卡能往工行卡赚钱吗 什么软件能看电视赚钱 苹果手机试玩赚钱如何快速抢到任务 英雄联盟和王者荣耀哪个赚钱 电脑用什么软件可以赚钱吗 普罗旺斯夜市摊赚钱吗 现在什么3d网游帐号最赚钱 自己开店卖衣服能赚钱么 自己加工手镯赚钱吗 手工加工串珠赚钱吗 网购写评论赚钱是真的吗 百变泥匠赚钱么 开车赚钱 显示屏